“我绝大数时间都在制造音乐垃圾。”

  路晓之前在一家版权代理公司工作,每周需要听超过100首demo(歌曲小样),从中挑选出具有潜力的歌曲进行推广,或是转售给其他版权需求方。

  优质的demo可遇不可求,几乎是百分之一的几率。路晓用一句话形容她的这类工作:“古有淘金热,今有淘歌热。我仿佛每天从屎里挑米粒。”

  抖音热歌行业催生了这样一批词曲作者,“什么歌火,他们就写什么样的歌”,他们根据抖音热门歌曲的一些套路去“批量生产”音乐,内容同质化、抄袭、套版的现象泛滥。

  “但事实上,这种复制粘贴品在抖音上数不胜数,之前爆火的《简单的幸福》副歌旋律和许嵩的《有何不可》高度相同。”

  路晓已经从热歌推广策划这个岗位光荣退役,投身于内容生产。对真正热爱音乐且抱有音乐原创制作憧憬的年轻人,路晓用一句表情包热梗告诫他们:“不要靠近,否则会变得不幸。”

  “我觉得我绝大数时间都在制造音乐垃圾。”路晓表示,推歌的工作比大多数人想象地枯燥,尤其是在后期歌曲投放的阶段,需要选择营销号,都是机械性地重复工作。当然,有充足预算的公司会选择营销号渠道代理进行投放。

专访:神曲的幕后推手,是怎么把音乐洗进你的脑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