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做营销号渠道,现在月入十万,只花了一年多时间。”

  “我的工作内容就是给推广预算的版权代理商、平台、厂牌策做营销号渠道投放。现在月入10万,只花了一年多时间。”   包永千是19年年底加入推歌行业的,他在刷抖音时看到了某个营销号账号,便想着自己也可以做一个类似的账号。在运营账号的过程中,接到了不少推歌需求,于是包永千计便搭建了一批属于自己的推歌矩阵。“推歌矩阵起来后,便开始慢慢地转渠道了,没有精力运营之前的账号,便全卖了。”

  通过社群、报名、抖音上私信联系几种方式,库里的账号逐渐丰富,包永千的订单也越来越多。

  推歌的套路其实比较简单,基于抖音的流量算法在一首歌的冷启动状态(指歌曲没有任何热度时)就需要大量的营销号进行铺量。一般来说,用户能在抖音上刷到这首歌时,说明这首歌的推广已经初有成效,目前阶段推歌过程十分依赖于营销号。

  包永千没有休息日,通过老客户介绍上门下单的单子络绎不绝。他表示,“我们从来没做过营销,甚至PPT简介都没做过。”

  “推歌对我生活最大影响就是让我失去了头发。单子实在太多了。”

  大多数歌曲的推广效果是无法预测的,一些版权方会把推广效果不好归咎于包永千,这是让他感到最崩溃的。“我们每一首歌都是很用心的,甲方觉得我们在敷衍他们。他们也不会明说,而是以后都不会再找我。”

  “我想我有这么多客户,你爱找谁找谁。”

专访:神曲的幕后推手,是怎么把音乐洗进你的脑子的?

  大众印象里营销号概念可能是来源于饭圈搬运信息的娱乐营销号,但在抖音上营销号的种类十分繁多,常用于推歌的大致有剪辑、风景、文案、音乐、明星几类,包永千的工作内容便是根据推广歌曲的特质和甲方下的需求去选择合适渠道,拟好价格、执行、结算。

  这首歌甲方的推广预算并不多,可这首歌在推广的过程中只投放了一轮便有了热度。投放共一天,QQ音乐这首歌的巅峰指数便涨了1000多万。包永千形容当时的心情为“那种感觉非常恐怖!”

  到最后收尾的阶段,全抖音及各个网络平台以及线下门店都在播放这首歌曲,包永千感受到了非常大的成就感,虽然歌曲的火爆程度和他本人的收入并无关系。“与有荣焉吧。”

  “当然也存在很多投入五六十万没有一点水花的歌曲,没有起来的歌曲太多了,一个月能起来5首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