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11大战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各大平台为了抓住消费者的购物车,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随着流量红利逐渐消退,直播电商行业整体增速放缓,主播们为了寻求新的流量增长点,纷纷转移阵地,开辟第二战场。

丫头baby就从淘宝转到了抖音,在淘宝仅仅属于中小主播的她,却在抖音多次创下日榜榜首记录,大有成为抖音顶流的架势,飞瓜数据显示,丫头baby分别在1月10日,3月9日,3月21日,3月24日以4134.3W、2383.6W、2008.8W、2868.3W的GMV战绩登顶日榜。

根据派代统计的榜单,今年9月,丫头baby位列第十,等到10月6日,丫头baby就以直播间1000万—2500万的单日GMV超越了东方甄选,最新出炉的10月榜单里,丫头baby位居第七名,实现销售额2.5-5亿。

@丫头baby距离抖音顶流有多远?

目前,丫头baby在淘宝有132.5万粉丝,在抖音有221万粉丝,从淘宝的中小主播,逐渐成为抖音的流量担当,丫头baby究竟有哪些转型诀窍?

淘宝的中小主播,不知何时出头

成为主播之前,丫头baby是杭州寻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段经历为丫头baby积累了丰富的女装品牌合作资源。2017年,丫头baby正式进驻淘宝,起初,她走的是低价秒杀路线,在淘宝直播时,丫头baby经常在直播间里发放优惠券,她带货的产品刚一上线,就采取秒杀价拍卖,并给消费者提供运费险、产品附加赠品等福利。

2020年疫情期间,丫头baby逐渐开始转型,将目标瞄准了品牌上新,产品客单价由55-99元变成了200-399元,这次转型也为丫头baby日后在抖音带货女装品牌打下了基础。

@丫头baby距离抖音顶流有多远?

2021年4月,丫头baby作为新锐主播代表在淘宝直播年度盛典上发言,彼时,淘宝定下的目标是:打造2000个过亿直播间,200个过亿生态伙伴,扶持100万个有收入的职业主播,1000个5倍速增长的新品牌,淘宝在此次盛典上宣布拿出包括前台流量、优质商品佣金、商家营销预算的800亿资源扶持中小主播。

尽管淘宝的扶持力度诱人,但由于李佳琦、薇娅等头部大主播早已根深蒂固,再加上中小主播困于涨粉的马太效应,淘宝相应资源自然而然会向大主播倾斜,整个市场大盘留给中小主播瓜分的机会着实不多。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在淘宝电商的粉丝量和业绩难以突破瓶颈,丫头baby不得不筹划二次转型,她仅用九天就做出了从淘宝转向抖音的决定,并在去年双11预热前夕开启了抖音直播首秀,还创下了近千万的GMV。

如今,丫头baby的淘宝直播账号只有粉丝询问停更情况的留言,所有直播内容和货架商品悉数清空,作为中小主播,丫头baby恐怕在短期内也没有做好兼顾经营抖音电商和淘宝电商的准备。

丫头baby为何在抖音涨粉那么快?

丫头baby进入抖音后,同时担任主播和模特,并将女装品牌作为自己的直播定位,深耕这条垂类细分赛道,长相大方、身材苗条的她,有着得天独厚的女装带货优势。在直播间里,丫头baby会试穿每件带货服装,仿佛行走的衣架子,给消费者讲解服装的特点时,她又迅速化身知心大姐姐,亲切自然,给人的感觉不像刻意带货,更像是与粉丝闲话家常。

今年双11,丫头baby的女装品牌资源显然超过了去年,在预热直播阶段合作的香影女装、ANOTHERONE、依妙女装、米可芭娜等品牌都推出了首降一折的福利。

除此之外,丫头baby的衣橱里既有高端爆款好物,名斯卡新款休闲裤9999元,卡雁新款毛衣9999元,慕拉新款蕾丝小衫9999元,销量基本在3000到4000左右,也有平价商品,百搭吊带43.9元,蕾丝花边睡衣89元,保暖套装89.9元,多元化的品类布局也为丫头baby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粉丝走进直播间,从而将粉丝流量转化成商业变现。

为了抓住粉丝眼球,丫头baby还在抖音发布了多条推广品牌服装的短视频,她在雪花纷飞的场景里安利白色羽绒服,在银杏大道上穿搭毛呢大衣,在室内频繁变装……虽然这些视频属于商务合作,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但直播江湖暗流涌动,丫头baby也面临着同类型中小主播的竞争,隋心、千屿sheila、邱莹莹等品牌服饰主播与丫头baby的定位相近,彼此排名互有上下,还有大量新锐主播扎堆涌入,不知黑马选手花落谁家。

@丫头baby距离抖音顶流有多远?

丫头baby的带货业绩固然展现出了抖音顶流的潜质,但她的粉丝体量在抖音仍然属于中小主播,而且在一众主播的围剿下,丫头baby的江湖地位并非无可撼动,待到双11收官之际,丫头baby又将创造怎样的战绩,她究竟能否成为扛大旗的抖音顶流,谜底即将揭晓。

转移战场的主播们,情况如何?

纵观今年的直播生态格局变化,抖音与淘宝之间的主播迁徙已然成为了常态,在抖音拥有上千万粉丝的美妆博主程十安、一栗小莎子、母婴博主年糕妈妈、红人刘思瑶纷纷入淘开启直播,丫头baby、琦儿则由淘入抖,但并非所有的主播都实现了理想的效果,一栗小莎子在淘宝直播了几十场,单场最高观看人数只有413.6万,粉丝71.8万,远不及她在抖音的流量,主播转移阵地也暴露出了平台流量竞争愈发内卷的现状。

从平台角度来看,淘宝和抖音都在进行相关升级,淘宝直播负责人程道放曾在商家大会上提到,“淘宝直播将重新推出流量分配机制,内容好,转化高的直播间,都可以获得更多公域流量”,另外,淘宝还推出了新领航计划、引光者联盟、超级新咖计划、源力计划等主播扶持政策,抖音电商也从兴趣电商升级为全域兴趣电商,逐步完善产业链路。

对于主播而言,淘宝和抖音各有优势,抖音庞大的流量池与算法机制注定了无人能稳坐榜首位置,而且直播榜实时竞争比拼,平台会根据直播间的互动量、成交量向主播倾斜流量资源,丫头baby就在3月抖音达人带货榜中位居第二名,仅次于罗永浩,入局不久的东方甄选也凭借着双语直播火遍全网,这就意味着中小主播有机会凭借自身内容黑马杀出,而淘宝的卖货属性极强,拥有人货场完备产业链路,商业转化率更高,恰因如此,淘宝的带货门槛也会随之提高,但另一方面,淘宝的大主播依赖症较为严重,短期内,进驻淘宝的抖音顶流难以填补缺位。

从本质上讲,以罗永浩、刘畊宏为代表的大主播由抖入淘,为平台提供了商业变现的增长点,以丫头baby、琦儿为代表的中小主播由淘入抖,意在挖掘自身商业价值更多的可能性。当直播电商的风口过后,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主播跨平台联动,届时,直播行业或将面临着重新洗牌的局面。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克劳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