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i酱风头正劲时,还跟罗胖合作举办了“中国新媒体的第一次广告拍卖会”,先不说招标会门票就要8千一张。

  现在大家还忘不了的是——他们用2200万的价格卖出了有史以来单条贴片广告的价格之最。

“第一网红”papi酱注销工作室,原因曝光引热议

  2019年11月,papi酱在社交平台通过视频宣布怀孕,然后就陷入了为期7个月的“蛰伏期”。

“第一网红”papi酱注销工作室,原因曝光引热议

  再次回归时的她依旧是一身黑色服装,简单的妆容,不过吐槽形式却有所改变,她用rap的形式将自己产后面临的与社会脱节,整日围着孩子转等一系列问题浓缩其中。

  #papi酱回来了#的讨论话题,并且阅读量突破5亿。

“第一网红”papi酱注销工作室,原因曝光引热议

  到2019年,papitube旗下的博主数量就已经到了150多位,全网粉丝5个亿。

“第一网红”papi酱注销工作室,原因曝光引热议

  如今的papi酱与当年如日中天时的人气虽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她的MCN机构papitube始终都在马不停蹄地运转着。